平安资产托管 > 业务资讯 > 资产托管

中植系高调现身 布局万亿资产证券化

2018-02-05 来源:长江商报

长袖善舞的中植系以其独特的资本掘金术构建了庞大的万亿资本帝国,如今正筹划万亿资产证券化。
     作为资本市场上神秘的资本一系,中植系一直是市场关注焦点,其通过突击入股并购标的、参与项目配套融资等资本运作方式入股上市公司手法备受推崇。
     中植系借助建立的10多个资本运作平台驰骋于资本市场,除了上述手法外,还频频通过受让股权、参与竞拍、举牌等途径参股甚至是控股上市公司。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植系控参股的A股公司超过20家,涉及纺织服装、房地产、文化影视、农业、专用设备制造等众多领域。
     控参股上市公司后,或聚合旗下资源注入上市公司,或洗壳后卖壳。近期被借壳的宇顺电子(002289.SZ)就是典型一例。
     纵横捭阖资本市场,中植系资金从哪里来?中植系旗下拥有信托、财富管理公司,借助中融信托、恒天财富强大的融资能力,源源不断地为中植系的资本运作提供弹药。反过来,资本市场上的成功运作获利后反哺信托和财富公司,从而提高输出资金收益。
     上周五,一大型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中植集团旗下资产达万亿,近年来从幕后转向台前,极有可能是在推动资产证券化。
     首家控股公司被200亿借壳
     中植系入主两年、首家控股公司宇顺电子或将成为其卖壳的第一家公司。
     1月10日晚间,宇顺电子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采取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成都润运100%股权,标的整体作价约为200亿元。交易实施后,宇顺电子实控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
     成都润运是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体,拥有320家影院。
     宇顺电子是中植系第一家A股控股公司,市场曾称中植系临危受命。
     2009年上市的宇顺电子经营业绩一直不算理想。2013年,为了提升业绩保壳,公司耗资14.5亿元收购了雅视科技100%股权,交易对方许下高额业绩承诺,没想到让公司陷入并购泥潭。雅视科技在第一年勉强实现业绩承诺后,就陷入亏损,且亏损持续扩大,这也使得宇顺电子的业绩更为不堪,面临暂停上市。
     在这种情况下,宇顺电子的原控股股东、实控人魏连速将其所持的3.49%股权作价1.63亿元转让给中植融云,并将所持的10.48%股份的表决权也委托给中植融云行使。由此,中植融云晋级控股股东,解直锟“被动”成为实控人。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植系入主后,进行了系列运作,包括甩卖亏损资产雅视科技、追回业绩补偿款、大幅计提商誉减值、中植系增持股份至20%等,由此完成了对宇顺电子壳资源的清洗。
     洗壳之后,中植系再次彰显了其长袖善舞技能。
     去年3月,中植系开始牵手星美控股。彼时,成都润运引入25亿元的战略投资,中植系旗下公司投入15亿元突击入股,旗下的创泰融元、汇恒赢、汇荣晟合计持股9.375%。至去年7月,增资到位后,宇顺电子开始停牌重组。至此次借壳重组,半年时间,成都润运的估值由投资后的160亿元升至200亿元,升值25%。
     有人士猜测,一旦借壳交易完成,如果宇顺电子股价只收3个涨停板,中植系目前所持的4827.07万股将浮盈1.6亿元。这一数据接近其当初受让股权接盘时成本,也意味着,中植系两年运作,将获得巨额收益。
     公告显示,借壳后,中植系虽然不再是控股股东,但仍然是第二大股东,将坐享借壳后的公司成长收益。
     一步步实现从参股到控股转变
     如果说中植系成为宇顺电子控股股东还有被动味道,那么,曾经保持低调入股的风格逐渐在转向,中植系开始从参股走向控股。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植系控参股的A股公司超过20家,其中,除宇顺电子外,还控股了美尔雅、三垒股份,同时是荃银高科的第一大股东,还即将实现对*ST准油的控制。
     中植系主要通过参与定增和二级市场收购参股上市公司,最为市场所熟悉的运作方式是参与定增,先让旗下PE突击入股上市公司并购标的,再新设公司参与配套融资,“一站式”坐上第二、第三大股东之位。为参与定增及配套募资,先后设立了中融信托、盟科投资、西部建元、中植资本、嘉诚资本、中新融创、中泰创展、中泰创赢等10多个资本运作平台。
     最典型的一次运作当属入股中南文化(002445.SZ)。2014年3月,中南文化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大唐辉煌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此前2011年4月,中植系PE平台嘉诚资本通过认购新增注册资本方式入股大唐辉煌。2013年7月,大唐辉煌进行定增,中植资本又出资认购。二者一起潜伏并购标的。
     在中南文化的配套募资环节,中植资本旗下的常州京控参与定增认购。此外,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集团与中植资本签约,交易获得证监会核准后,中南集团将向中植资本转让1751.55万股。
     最终结局是,通过潜伏标的、参与定增及受让大股东股权,三方齐下,中南集团持股比从56.10%降至33.59%,中植系持股比上升至19.90%,跃升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目前,嘉诚资本已经获利退出。
     类似的操作手法,中植系还在超华科技、骅威文化、天龙集团、格林美、佳都科技等公司身上上演,从而使资产版图一步步扩大。
     或将推动万亿资产证券化
     中植系从隐身幕后到高调现身,野心显现的目的或是为其万亿资产证券化找出路。
     中植集团官网等公开资料显示,中植系拥有信托、财富公司、并购基金、新金融、新能源及矿业板块等,总计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元。
     对于中植系近年来不再低调的迹象,有分析人士称,从参股到控股,中植系可能进入了产融结合的发展阶段,因此,控股上市公司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也就顺利成章了。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中植系的资本运作中,不乏将旗下资产注入的动作。
     2012年3月,盛运环保耗资3.11亿元收购中植系旗下子公司丰汇租赁45%股权。2015年4月,金洲慈航又从盛运环境和中植系手中收购丰汇租赁90%股权,交易价格为59.50亿元。
     2014年11月,连亏两年的宝德股份重组保壳,其方案为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中植系旗下的中新融创庆汇租赁90%股权。
     此次卖壳的宇顺电子,中植集团曾公开表示,希望在一些重点产业领域深入发展、做大做强,控股个别上市公司,也是希望在这些行业能有更主动的运作空间。彼时,市场猜测,中植集团有注入旗下实业资产安排。
     “是否注入旗下资产还很难说。”2月3日,一信托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中植集团可能有推动资产证券化的打算,但需要综合考虑监管因素、市场环境等。在其看来,之前宝能与万科的影响很大。不过,长远来看,中植集团为旗下资产证券化找出口是必须。